我在新疆麦盖提刀郎人大巴扎一日游(图)
发布时间:2013年07月22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
(麦盖提大巴扎  摄影  王大豪)

现在我迫不及待要去的地方,是新疆麦盖提县城的巴扎,也是全县最大的巴扎。

麦盖提县地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西缘,是神秘的刀郎文化的发祥地。

我将要去的就是刀郎人的大巴扎。

“巴扎”,系维吾尔语,意为集市、农贸市场。

巴扎是了解维吾尔人不可不去的地方。对于维吾尔人来说,生活中可以缺少盐,但不可以没有巴扎。而只要有了巴扎,就一定会有盐。巴扎好似天堂的一角,要什么有什么。

2013年6月16日,星期天,这一天是麦盖提县大巴扎每周最热闹的一天。

这天一早,我检查好照相机即出了宾馆,搭上一辆出租车,约莫5分钟后到了大巴扎,司机收了我3元钱,我感觉很便宜,像没花钱似的。若在乌鲁木齐,我至少要花10元钱。

走进大巴扎,立刻进入了人的海洋,好像全新疆的维吾尔人都在这里。

我站在大门口望了望,一个判断油然而生:要想走遍这里的角角落落,要想仔细品味这里的一切,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。

为了使自己有足够的体力支持我一天的活动量,也为了先吃为快,我决定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吃瓜。

我首先来到眼前的甜瓜摊,示意买个瓜。瓜主左手持刀,将右手上的半个甜瓜切下一小牙递给我,我接过尝了尝,满意地点点头。他爽快地说:“你随便挑,我的瓜每个都是甜甜的。”

我一愣,仔细打量着他,他莫名其妙。看长相,他的确是维吾尔族,但他却说着一口正宗的河南话,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维吾尔人说河南话。如果仅是听声音,我一定会以为他是河南人。

我花了5元钱买了个甜瓜,蹲在一旁很享受地吃起来。

吃罢甜瓜,不远处是一个接一个的西瓜摊。我意犹未尽,又花5元钱买个一个西瓜,蹲在地上又吃了起来。这瓜不大,但很新鲜、很甜,有一股田野的味道,我好像是在瓜地里连着瓜秧吃的,感觉很爽。

虽然我吃得很努力,但还是剩下两牙瓜实在吃不下去了,我顺手送给了身边两个维吾尔农民,他俩很自然地接下来,没有一句客套话,神情也几乎没有什么变化,很平静地吃起来。  

若是陌生的汉族人,肯定会客套一番婉言谢绝,而这两位淳朴的维吾尔农民像兄弟之间一样接受我的西瓜,我喜欢这种友善的反应,此时我感觉这个庞大而喧闹的巴扎接纳了我,让我融入其中,毫无隔阂,与他们属于同一个群体。

吃饱了瓜,接下来我的正事就是摄影了。我拿着照相机在大巴扎的人缝中穿行着、寻觅着,像蜜蜂飞进了大花园一样乐在其中。


维族人在房前屋后和院子内有栽种树木花草的传统,即使是经营商铺也很喜欢用树木花草来美化自己的环境。在大巴扎里,有一个维族妇女,面前是一堆桃子、一堆西瓜,这便是她的全部货物。虽然货物不多,也是平常物,但她却从家里搬来了四个花盆,每个花盆里栽种着一人多高的无花果,一字摆放在自己的身后,纯粹是为了给自己营造一个美的环境,

虽然仅仅只是几米见方的摊位,若是汉族人经营这样的摊位——除了货物还是货物,绝不会像维族人这样花费功夫装饰自己的摊位,这就是民族传统文化的差异。

忽然,有人轻轻拍我的肩膀,我猛回头,见一个健壮的维族人有点腼腆地给我指指他的摊位。他是卖桃子的,他不仅带来了一大堆桃子,还带来了很大的一个桃树枝子,上面结满了红艳艳的桃子。他把桃树枝子绑在铁柱上,既美化了自己的摊位,又起到了引人注目、招揽生意的作用,他如此用心经营、用心生活真令我叹服。

我拍了一张他与“桃树”的合影,他露出了满意的微笑。

在这个巴扎里,我看到了闻名全国的维吾尔特色食品——切糕。在内地的切糕大多是现买现切,而在这里的切糕则是既有大块的,也有小块的。切糕是一种看起来很诱人的食物,我拿着相机围着切糕前后左右拍摄,

切糕摊主为了让我拍出最佳效果,反复摆弄着切糕的位置,精心调整着切糕的角度,并用手势提示我采用“俯拍”的方式,他简直像摄影家一样专业,我在他的指导和协助下完成了拍摄。

当我看到卖花帽的摊位时我眼前一亮,我一直想买一个维吾尔花帽。

维族摊主50岁左右,不通汉语,一个文质彬彬的维族小伙子主动上前担当翻译。一问价,30元一个,虽然花纹图案不是手工绣的,是机器绣的,但30元一个应当算是很便宜了。我没有讨价还价就买了一个,当即戴在头上。小伙“翻译”摘下我的花帽戴在自己的头上示范给我看,告诉我帽子不能平扣在头上,而应与水平位置呈大致45度角,露出额上的头发。

我在一个摊位前驻足片刻,摊主右手抚胸朝我微微俯身,我一怔,不知何意。片刻后我恍然大悟,他这是以维吾尔族礼节向我这个外来客表示友好的致意。

我在占地面积204亩的大巴扎里东转西看大半天,才基本搞清这里面都卖些什么。有瓜果、蔬菜、餐饮、糕点,有服装、鞋帽、地毯、家具、乐器,有马具、农具、五金、门窗、木材,还有牛羊肉市场、活畜交易市场、摩托车交易市场等;有卖药、卖种子的,有卖鸽子、卖斗鸡的,也有卖玉石和古董旧货的,还有剃头和补鞋的,据说有2300多个摊位,人流量最多时近3万人次。


在大巴扎里,各种地方特色美食令人眼花缭乱,我拿着相机边看边拍,走了几公里长的餐饮大排档也没有拍完。等我想起吃饭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17点了。

我在巴扎里从早晨10点到下午17点,不知不觉逛了7个小时,还没有看完。

我终于坐下来休息了——坐在拌面摊位的凳子上,很快一盘拌面放在了我的面前。面多、肉多,实实在在一大盘子,味道很好,我边吃边想:这盘面在乌鲁木齐至少20元。

吃完拌面,我递给摊主20元,心想:他会给我找零钱吗?

即使摊主不给我还零钱,我也不会遗憾。

当摊主递给我零钱的时候,我的表情一定让他很纳闷,因为我的反应近乎目瞪口呆,他竟还给我10元钱,我当时有一种“白吃”的感觉。

虽然巴扎里人头攒动、摩肩擦踵,人流与摩托车、驴车混杂,看似很乱,毫无秩序,但我自始至终没有见到有人争执或吵架。在乌鲁木齐小西门市场、二道桥市场常见的那种声嘶力竭地叫卖,在这里也看不到,看不到有大声嚷嚷或情绪激动的人。无论是摊主还是顾客,这里的人们都神情平和淡定、轻声慢语。

在这里,我见到一个卖香料和饰品的巴基斯坦商人,这让我十分惊讶。由此可见,在巴基斯坦人眼里,中国新疆麦盖提并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。

麦盖提县总人口26万人,少数名族人口占总人口的89%,汉族人口占11%。在巴扎里逛了一天,我总共只见到9个汉族人:3个是卖香蕉的,3个是逛巴扎的,3个是转让摩托车的。


(刀郎小姑娘   摄影  王大豪)

在大巴扎中徜徉,我想到了瑞典人斯文·赫定,在一百多年前他也曾来过麦盖提。他之所以成为世界著名探险家,不能不说麦盖提的巴扎给他了很多必需的帮助。

1892年,斯文·赫定经玛尔格兰和帕米尔来到喀什噶尔,开始了他在新疆的第一次探险之旅。1895年2月17日,他离开喀什噶尔抵达麦盖提,在麦盖提购买了骆驼、食品等足够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生活一个月的物品。要备足这么多的东西,显然只有当地的大巴扎才能满足他的需要。

1899年,斯文·赫定开始了第二次新疆探险之旅,他再次来到麦盖提为探险活动做了很多准备工作。无疑,他这次一定又在麦盖提的巴扎上采购了很多物品。

麦盖提是斯文·赫定西域探险之路上一个重要的驿站,“麦盖提”这个地名因此被载入世界著名百科全书,第一次被国外知道“世界上有个麦盖提”。

  我此时置身于麦盖提大巴扎,虽然不是为了探险,但我新奇、兴奋的程度不亚于百年前的斯文·赫定。

麦盖提距离喀什市不到3小时的车程。如果你去麦盖提,大巴扎是不可不去的地方,记住:如果你想获得最大的快感,一定要饿着肚子去。

作者:王大豪 来源:搜狐

政府网站标识码6531010001 新ICP备10002580号 新公网安备65310102653106

主办:喀什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地址:喀什市人民东路55号 邮编:844000

承办:喀什市委信息化和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电子邮箱:kssgov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