喀什:一座高台民居,两部辉煌著作
发布时间:2013年06月16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   第一次听到喀什这个名字,是在很小的时候。邻居娶了一个南疆女人,隔三岔五来我家串门,言谈中口口声声不离喀什噶尔(喀什噶尔即喀什,维吾尔语音译简称)以及与此相关的包括伊帕尔汗和阿曼尼萨汗的历史典故、风土人情。问了母亲才知道,邻居的女人来自于喀什,一个坐上汽车好几天才能到达的地方。而第一次得到与喀什相关的书籍,则到了1995年。那是民族出版社1986年版的《福乐智慧》,精装本,还有著名画家哈孜·艾买提的一幅作者画像。书是喀什的一个朋友特意送给我的,书厚重,朋友的情谊更浓。

  实际上真正第一次去喀什,则是在此之前,也就是1983年。那也是我平生第一次乘坐飞机,到了喀什行程紧张,除了香妃墓外,没再去别的地方。不过还是不虚此行,起码让我对号入座,终于搞明白原来人们常说的“香娘娘”即伊帕尔汗,而伊帕尔汗就是“香妃”。香妃墓位于喀什东郊,陵墓由门楼、大小礼拜寺、教经堂和主墓室5部分组成。正门门楼精美华丽,两侧有高大的砖砌圆柱和门墙,表面镶着蓝底白花硫璃砖,富丽堂皇、庄严肃穆。

  陵墓内半人高的平台上,依次是香妃家族五代72人,大小58座坟丘。香妃的坟丘就在平台的东北角,盖着红毯,坟丘前用维吾尔文、汉文写着她的名字。墓丘都用蓝色玻璃砖包砌,上面再覆盖各种图案的花布,既表示对死者的尊敬,又有保护墓丘的作用。

  如今再到香妃墓,感受更深。一是政府加大了文物保护力度,不但周围树木多,种类也多,绿树成荫,繁花似锦,更加烘托出陵墓的高大、庄重;而且每次进入陵墓内的人数有所限制,从而减少了对建筑的无形压力。二是旅游开发得到提升,一张张高高悬挂的香妃画像,蓝底盛装,英姿飒爽,尤其是弯弯的眉毛,大大的眼睛,无不让人产生美好的联想。更重要的是由香妃到沙枣花香,再到薰衣草的蓝色世界,在诗情画意中,追忆的是悠久的历史,感受的是文化底蕴。

  围着喀什城转一圈,一个最深的印象:就是高台民居,真正意义上建在房子上的房子。仿佛连环套,房子套房子,如同走进一座迷宫,从这头进去,不知道从哪头出来,曲径通幽,柳暗花明;智慧的结晶,建筑的风范,占地面积小,就在头顶上做文章。看似简单的木料和黄泥,却让一块块台地,雨后春笋般生长出形态各异的一座座房子,我和你比肩,你和他上下。毕竟大抵历史悠久,风烛残年,加之基础薄弱,抗震能力差,改造高台民居,就成了政府关注民生的头等大事。所以所到之处,都能看到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,不但美观、漂亮,依旧保持了别具特色的建筑风格,而且一律按照抗震要求,扎实牢固,实惠耐用。就像喀什的朋友米吉提说的那样:过去住的土楼房,外面刮风,屋里下土,提心吊胆过日子;现在住进新楼房,煤气灶、卫生间,方便不说,睡觉也踏实多了。

  这一次来到喀什,我们在新建的高台民居,转了整整一个上午。的确很有特色,且耐人寻味,看似平常一条巷子,如果没有向导引领,很快就会迷失方向。因为从一个巷子进去,没走多远,又会分出几个巷子,看似一样,去向却大不相同,走着走着有可能就找不到北了。后来向导讲了要领,低头一看,才发现地上有箭头指向,只要顺着箭头走,保证进得来,也出得去,只是费点周折而已。

  一条深深的巷子,两边都是独门独户的维吾尔族人家。推门进去,既有住家户,也有生意人,有的经营铜器陶罐和各种饰件,有的专事布料围巾和精制皮具,不买不要紧,参观浏览一下也算长了见识。我们先是发现一个老太太,头上戴着白纱巾,纱巾上又是一顶红花帽,一袭绿色长裙子,一副慈祥的容颜,进门都是客,合影全免费。说是耄耋老人,身板还那么富态、硬朗,就像一块磁铁,深深吸引着我们,我们买东西的人少,和老太太照相的人却很多,为她的长寿,更为她始终如一的笑容。还有一家,专事收藏,一进院子,就看到许多稀奇古怪的陈年旧物,包括破罐子烂瓦片,旧皮靴老照片,甚至还有民国时期的毕业证书和一本《清明上河图》,不看不知道,一瞧满屋子都是宝。

  我就发现,高台民居各家各户的门很有意思。有大有小,有长有宽,有的自然色,有的色彩缤纷,而且都有门牌号,蓝色底子,白色号码。简约的门,简单几个图形,一把铁门锁;复杂一点的门,大门套着小门,图形变换,色泽不一。除了四周镶有铁皮花边外,如果还是双扇门,一边一个铜门环,门一敲,哗啦啦响。这其中还有一家的院门与众不同,看上去更像一扇百叶窗,只是变换了位置罢了。长方形,全木结构,除去四周和中间隔档,实实在在一格一格横竖镂空,独树一帜。

  看了高台民居,不能忘了逛“巴扎”。也就是到街上走走,先去艾提尕尔广场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艾提尕尔清真寺。清真寺大门用黄砖砌筑,白石膏勾缝,看上去线条清晰,非常醒目。正门高12.6米,两侧的塔高近18米,大门高4.7米,宽4.3米。门前有一个扇形13级台阶,走上台阶便是门厅,铜包的两扇木门,高大雄伟。清真寺始建于1442年,是全疆乃至全国最大的一座伊斯兰教礼拜寺,在国内外宗教界均具有一定影响,为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每年到了古尔邦节,万人空巷,载歌载舞,盛况空前。

  然后再去民俗一条街,卖花帽的,卖铁皮箱子和摇床的,卖烤包子和工艺品的,沿街都是,风格迥异,抓人的眼球。我先是被高人一头的大铜壶吸引,仿佛一个招牌,赫然耸立于店门口。凑上去一比,简直小巫见大巫,头还没有壶嘴高,或许能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。到了乐器作坊再一看,满屋子全是维吾尔族乐器,都它尔、热瓦甫、艾捷克、弹拨尔,大大小小,琳琅满目,不但看了现场制作过程,还能现场聆听艺人弹奏。特别是那些乐器的摆设品,小巧、精致、富有魅力,买回去摆在家里,添色不少。

  最有趣的是看到这样一副店门牌匾:“买买提克拉木阿吉儿子努尔买买提阿吉的茶叶店”。长长一大串,仿佛绕口令一样,总共21个字。不但很风趣,富有地方特色,同时还说明两层意思:一是老字号,父亲时代就曾顾客盈门;二是子承父业,童叟无欺,如今同样生意红火。不但名称有趣,牌子也很讲究,大而富丽堂皇,图文并茂,生动形象,一看就是精明人家经营的精品店。

  除了香妃墓外,喀什还有两座陵墓,一座是玉素甫·哈斯·哈吉甫的陵墓,位于市区体育路。一座是麻赫穆德·喀什噶里的陵墓,地处疏附县乌帕尔乡。玉素甫·哈斯·哈吉甫写了一部古典长诗《福乐智慧》,通过四个人物形象,分别代表“公正”、“幸运”、“智慧”和“知足”,看似简单的人物对话,却深刻表达了作者的政治理想和哲学观点。诗人把知识作为认识的主要手段,宣传知识就是力量;认为有了知识和智慧,就奠定了做人的基础,而掌握知识和真理的目的,就在于促进社会幸福。因而我国已故著名作家老舍就曾指出:《福乐智慧》不仅是维吾尔族的宝贵遗产,同样也是构成祖国文化历史的宝贵财富。

  而麻赫穆德·喀什噶里的《突厥语大辞典》,全书共分八卷,收录词条7500条,每卷均由上、下两个分卷组成。从语言、文字、人物、历史、民俗,到天文、地理、农业、手工业、医学以及政治、军事和社会生活等各方面,甚至连神话传说、儿童游戏与娱乐体育等等也应有尽有,堪称一部不可多得的百科全书,包罗万象,影响深远。

  喀什是祖国最西部的一座边陲城市,古称疏勒,与龟兹、于阗和焉耆并称古代安西四镇,不仅历史悠久,文化璀璨,而且滋养和造就了许许多多名垂史册的历史人物。现如今,古老的土地正在焕发青春的活力,一个最显著的标志,就是设立喀什经济特区,仿佛一艘远洋货轮正式起航,迎接她的虽说有挑战,但更多的一定是千载难逢的美好机遇。

政府网站标识码6531010001 新ICP备10002580号 新公网安备65310102653106

主办:喀什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地址:喀什市人民东路55号 邮编:844000

承办:喀什市委信息化和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电子邮箱:kssgov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