喀什·你好
欢迎访问喀什市人民政府网站!
你的位置是:首页 > 旅游之窗 > 印象喀什
喀什·你好
发布时间:2018-10-13        文章来源:简书
【字体:       】    打印   

       从喀什回来一直没时间坐下来写博,每每想起都深怀愧疚,觉得有愧于那里的美景,有愧于那里的美食,有愧于那里纯朴的民族风情,更有愧于自己那场说走就走的旅行! 

        有一句话: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,不到喀什不知新疆之美。新疆2013年去过一次,只是去过哈密、吐鲁番、乌鲁木齐、天池、喀纳斯等地,对于南疆喀什非常陌生,只是感觉南疆不安全。始于对新藏线的迷恋,更是对南疆神秘之地的好奇,重新点燃了对喀什的向往。身随心走,开始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!

        喀什是“喀什噶尔”的简称,译意为“玉石汇集的地方”,市区坐落在南疆最大的一片绿洲中,远在张骞出使西域前就已成形,至今至少有二千一百多年的历史。“人无远虑必近忧”,实践证明,说走就走的旅行一点都不靠谱。喜欢自驾的我这次并没有做足功课,本想着到喀什之后,可以随时找到去西藏阿里的团队,可事与愿违,根本没有找到新藏线上的团队,原计划携程上的团队也未能成行。不得已只得在喀什进行深度旅行,教训深刻。

        南疆并没有宣传的那样漂亮,无论是自然风光或亦是人文古迹,虽然带着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。对喀什的印象主要有几点:

1、喀什安保:喀什的安保措施是我见过的最严密的。乌鲁木齐飞往喀什的飞机进行二次安检,连鞋子都得脱了,以前坐那么多次飞机感觉没有脱过鞋子。喀什的大街上到处到是警察、警车,检查身份证成为常态。单位门口都有防撞桩,商店都有二道防护门,酒店里、地下通道、高速服务区设有安检,保安持尖状钢管、盾牌,如临大敌。加油站除了驾驶员能进,乘客必须下车站外等待。所有这些严密的措施都是为了国家的稳定,人民的安全感,满满的正能量。

2、喀什美食:喀什的烤羊肉串、馕坑烤肉、烤包子、馕等美食让人目不暇接,大口朵颐。特别是羊肉串,四元一支,外焦里嫩,这些东西在内地是根本吃不到的。烤包子在当地非常受欢迎,皮色黄亮,肉质鲜嫩,香酥可口。馕是越嚼越有嚼头,越有味道。本来减肥成功,这一次喀什之行又让我足足胖了五斤。

3、喀什古迹:喀什的古迹并不多。最知名的就是:艾提尕尔大清真寺、香妃墓、喀什老城、高台民居等地。艾提尕尔大清真寺不仅是新疆规模最大的清真寺,也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清真寺之一,是一个有着浓郁民族风格和宗教色彩的伊斯兰教古建筑群。古尔邦节时,全疆各地都有穆斯林前来礼拜,通宵达旦地狂欢。

        香妃墓是到喀什旅行必去之地,名气之大源于风流大帝乾隆。传说,埋葬在这里的霍加后裔中,有一个叫伊帕尔汗的女子,是乾隆皇帝的爱妃,由于她身上有一股常有的沙枣花香,人们便称她为“香妃”。香妃死后由其嫂苏德香将其尸体护送回喀什,并葬于阿帕霍加墓内,因而人们又将这座陵墓称做香妃墓”。

        高台民居因为正在维修,只可远观不可近亵也。看资料是维吾尔族人世代聚居,房屋依崖而建,家族人口增多一代,便在祖辈的房上加盖一层楼,这样一代一代,房连房,楼连楼,层层叠叠。民居内巷道狭窄弯曲,过街楼、小胡同、手工作坊随处可见,还保留了多处已有数百年历史的老宅和清真寺。百年房子能经历岁月的风霜保留至今着实不易。

        喀什的老城至今还是维族人的聚集之地,大街小巷市井人家,新改造的房子与百年老房杂加一起更有一番味道。找不到高处拍全景照片,只能在街道里随拍。

        古城内主要生活着维吾尔族人,沿街不少店铺,卖馕的、卖羊肉的、卖烤肉的、卖烤包子的、卖瓜果的、卖陶制品的……虽然游人不多,但异域风情却是迎面而来。街角处,时不时串出的高鼻梁大眼维族小孩,操着听不懂的维族口音,展示出浓浓的市井生活气息,提醒我到了异地他乡。

        喀什博物馆则展出新疆各地出土的石器时代、青铜时代、汉唐时期以及喀拉汗王朝的文物数百件,再现丝绸之路辉煌灿烂的历史。但藏品规模无法与内地博物馆相提并论,尽管听了介绍也对这样藏品印象不深,无镇馆之宝,只是对一个屈体标本有点印象,死亡象出生一样的�”。

        高台民居因为正在维修,只可远观不可近亵也。看资料是维吾尔族人世代聚居,房屋依崖而建,家族人口增多一代,便在祖辈的房上加盖一层楼,这样一代一代,房连房,楼连楼,层层叠叠。民居内巷道狭窄弯曲,过街楼、小胡同、手工作坊随处可见,还保留了多处已有数百年历史的老宅和清真寺。百年房子能经历岁月的风霜保留至今着实不易。

        喀什的老城至今还是维族人的聚集之地,大街小巷市井人家,新改造的房子与百年老房杂加一起更有一番味道。找不到高处拍全景照片,只能在街道里随拍。

        古城内主要生活着维吾尔族人,沿街不少店铺,卖馕的、卖羊肉的、卖烤肉的、卖烤包子的、卖瓜果的、卖陶制品的……虽然游人不多,但异域风情却是迎面而来。街角处,时不时串出的高鼻梁大眼维族小孩,操着听不懂的维族口音,展示出浓浓的市井生活气息,提醒我到了异地他乡。

        喀什博物馆则展出新疆各地出土的石器时代、青铜时代、汉唐时期以及喀拉汗王朝的文物数百件,再现丝绸之路辉煌灿烂的历史。但藏品规模无法与内地博物馆相提并论,尽管听了介绍也对这样藏品印象不深,无镇馆之宝,只是对一个屈体标本有点印象,死亡象出生一样的状态。

        喀什的自然风光无法与北疆相比,也可能来的季节不对。向往的帕米尔高原的红其拉甫国门对普通游客大门紧闭,巴楚的胡杨林季节尚未到来,《中国地理》上的天门大峡谷因为喀什暴雨,河流暴涨,景区关闭,唯一能去的克州冰川只可远眺,不可近前。达瓦昆沙漠只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,感觉跟内地面积大点的沙丘而已。

      “一带一路” 成就喀什“ 特区梦想”,2016年,把“以喀什为中心的城市圈”作为与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同等地位的20个城市群(圈)之一列为全国“十三五”规划布局;把喀什列为首批中国三大国际丝绸之路文化旅游目的地之一,定位为“中国国际丝路风情旅游目的地”,喀什如此密集地被写入国家战略,让喀什站在了丝绸之路复兴的最前沿、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、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前沿,希望喀什的明天更加美好,希望N年后新藏线梦圆的时候再走喀什。

      喀什,再见!